业务邮箱
Ic40fE4M@yahoo.com

第135章鬼掌印

发布时间:2020-04-19 07:11:18

第135章 鬼掌印我不喊倒还好,我张嘴喊了这么一句,立刻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其中还有不少的围观者。 蹲在地上的胖子一看到有人过来围观,还以为是有人要抢他的包子。于是,原本蹲在地上吃包子的他立刻站了起来,瞪圆了眼睛,指着周围的人说了起来。他嘴里的包子还没有咽下去,呜呜囔囔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反正胖子的举动是把那些围观者吓跑了不少,只有一些人指指点点,然后也都走了。 我看到人都走光了,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我敢保证刚才被那么多人眼巴巴地看着,我的脸一定都红了。 “道长,你到底是要干什么”我不解地问道。 道士用手摸着我的后背,自言自语道:“好毒的鬼掌印” “鬼掌印”我嘀咕道。 难不成就是楚风按在我后背上的那一掌竟然能拍出来掌印,看来这一掌真的是非同寻常啊 突然,道士的手又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又给转了过去,面对着我,他说道:“你后背上的掌印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这掌印的确是与楚风有关了。 但是楚风不让我有关地宫的秘密,也不知道我说了这掌印的由来算不算密。 我本来想隐瞒着,但后来觉得这件事情不告诉道士对我肯定不利。 于是,我就谨小慎微地把有关这个鬼掌印的来历全都告诉给了道士。当然,有关地宫的事情,我只字不提。只是说我知道了一个有关楚家重要的秘密,一定不能密。 说着说着,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楚风能知道我是不是说出来了这个秘密,那我要是写出来了呢 我把这个疑问交给了道士,问他,如果我把这个秘密写出来,算不算是密了 道士一脸严肃地说道:“你大概还不了解这个鬼掌印的作用。在间,每一只鬼都只有一次施展鬼掌印的机会,而且这个鬼掌印只能认定一个间的人。你说的那个楚风既然认定了你,就说明这个秘密的确是很重要,所以他才不惜浪费了身为厉鬼的唯一一次机会。” 我惊讶道:“唯一一次机会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每一只鬼都有机会吗为什么身为厉鬼才只有一次机会呢” 道士说:“每一只鬼的一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但是修为不够的小鬼,当然无法施展这种厉害的鬼术。如果勉强施展了,反而会对他自身伤害极大。另外,这个鬼术施展了之后,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才能维系它,非常耗费精力。还不能轻易撤掉,只要一撤掉,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听得了头的冷汗,我没想到楚风为了不让我这个秘密,竟然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让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了。不过,我从而也能判断出地宫的秘密真的无比重要,我必须要告诉道士才行。 可我应该怎么告诉道士呢写出来真的不行<死亡货车> 道士紧接着又说道:“这鬼掌印有很多种能力,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估计楚风选择的能力是心口如一的这种。” “心口如一什么意思” 道士解释道:“这个意思就是说,看看你答应他的事情能不能说到做到。比如你刚才说要答应他保守这个秘密,就是属于说到。但是你又要通过写出来的方式把秘密告诉我,这就属于做不到,心口不一。我估计你只要动了这个念头,立刻就会当场猝死。” 我惊愕道:“为什么会这样这个鬼掌印真的有这么神奇吗它能连我的心中所想都知道” 道士说:“这个鬼掌印的具体操作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它的确会有这么神奇。鬼掌印的主人可以设定一个心中所想,然后再把掌印按在你的身上,只要你想的和他当时设定的一样,你立刻就会暴毙,谁也没有办法。” 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大概明白了这个鬼掌印的厉害之处。原来它是通过人内心的心里活动来判断是不是心口不一的,这个比那些国外高端的测谎仪还要厉害啊 我有些难过地对道士说:“那这么一来,这个秘密我就永远无法说出来了” 道士笑道:“我相信楚风也不会真正这么做的,因为只要他的鬼掌印在你的身上多存在一天,他的修为就会不升反降。时间短些还好,只要他的修为够高,身体够好,控制你几天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可如果时间长了,他可就危险了。” 我点头道:“这也就是说,只要过了一定期限,我的这个秘密就可以说出来了” 道士说:“话虽这么说没错,但是我相信楚风也不是傻子,他一定会保证你心中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才会取消这个掌印。否则,就算这个期限会很长,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他也会再找其他的厉鬼在你身上按下鬼掌印。他们楚家也算是一个家大业大的家族了,这样一只能够下鬼掌印的厉鬼,应该有不少才对。” 看来的确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可这个如此重要的秘密,我又该怎样把它告诉道士呢万一影响了什么大局,我可担不起责任啊 道士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无奈,他说:“这个秘密你既然说不出来就算了,反正这次我从阴阳山那边带回来的消息也不少,现在回来可有不少事情能做,而且还会很忙。” 我突然想到了上次我给道士打电话,听到女人在笑的事情,于是我就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看看道士是什么想法。 可我刚要开口说,道士就冲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左右看了看,贴到我耳边,低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回到稻田村再慢慢说。” 我说:“这样也好,我这里也有很多事情需要与你们商量。” 于是,我去报刊亭交了电话费,就带着道士和胖子要走。 可道士却叫住了我,指了指身边的行李箱,说道:“你说走就走吗把它带上” 我点了点头,走过去准备拉上行李箱,可我刚刚一用力,就发现这箱子实在是太重了,差点儿闪了我的腰。 这行李箱里能有什么东西不就应该只有一些道士和胖子换洗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嘛怎么会这么沉呢真是快赶上铁块的重量了。 这时,我看了走在前面的道士和胖子一眼,我突然想到他们两个人身上穿的衣服破旧不堪,实在是不像曾经换洗过的样子。 看来这行李箱里装的东西,肯定是另有他物了。 我在后面叫道:“道长,这行李箱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啊怎么会这么沉呢” 道士回头瞪了我一眼,怒道:“什么你都问不该你问的不要乱问”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