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邮箱
Ic40fE4M@yahoo.com

第111章误会

发布时间:2020-04-19 07:11:11

第111章 误会就在我大脑缺氧,双眼模糊,马上就要神志不清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了小女孩在旁边说话的声音。 “姐姐,你不要太激动了,你难道忘了之前在你的计划里,这个人是绝对绕不过去的一环吗就算真的是他干的,你杀了他,对你的计划也全无好处啊” 罗茜愤怒地哼了一声,淡淡说道:“那我就姑且先饶他一命,等等先看他怎么说。要是他识趣的话,我就” 后面的话我就什么也听不清了,因为我感觉到我的耳朵里也钻进去了好多头发,只能听到头发摩擦耳产生的噪音,剩下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就在我奄奄一息,身体快失去知觉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身体一松,绕我全身的头发慢慢了回去,然后我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了地上。 我早已没有了任何力气,连手指都动不了了,我的身体已经不像是我的了,根本就不受我的控制,只有一丝意识还算清醒。但眼皮已经睁不开了,无论我怎么用力,眼皮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很沉很沉。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现在特别的舒服,身体像是被紧紧攥着的海绵突然松开一样的舒服,整个人都特别的轻松。 很快,我就感觉到有人在向我的耳朵里吹气,吹的我浑身发冷,皮肤紧绷,每一汗都竖了起来。 我打了个哆嗦,突然身体就能动了,尽管很虚弱,但我还是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那个小女孩正蹲在我旁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永哥哥,你还好吗” 我看着她红口白牙的样子,声音非常稚,心想,如果我是第一次见她的话,肯定会把她当成一个萌孩子,就是不爱笑而已。 可是现在,我对她已经有一些了解,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让我看出了她的真面目。 她是一只披着小孩子皮囊的厉鬼,她的城府很深,她从一开始就盯上了我,看来她已经把我这一个多月以来的所有行踪都摸透了,说不定她才是真真正正的幕后黑手,以前一直被我给忽略了。 一般来说,越是不像坏人的人才是最大的坏人,对一向阴险狡诈的厉鬼来说,就更是如此了。我现在越看这个小女孩越觉得她像是坏人了,一看到她的脸,我就不寒而栗。 刚才我听到了她和她姐姐一部分的对话,我可以初步判断出,她比她姐姐的城府还要深。最难得的是,她出奇的冷静,比她姐姐冷静太多了,这样才能完成全部的阴谋 小女孩似乎看出了我的心里所想,她又说道:“永哥哥,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怎么了是不是吓坏了我姐姐的脾气的确有些不好,但是她也很不容易,最近她的心情实在是太糟了,她” “果儿,别说了,让我来问他几个问题。” 罗茜走了过来,凶神恶煞地站在我的面前,像是一尊雕塑。 听她刚才叫那个小女孩“果儿”我才知道那个从<死亡货车>我刚开货车一开始就缠着我的女孩叫果儿。可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王家人还是罗家人,是叫王果,还是叫罗果 不过这两个名字都有些拗口,她这人也很是烦人。 “听果儿说,你那天晚上亲眼目睹了我们王家和楚家的战斗”罗茜声音冰冷地问道。 既然果儿都说了,那我也只好承认,而且我当时一直和果儿在一起,果儿一定可以证明我什么都没有干。我当时也不知道楚风之后会出现,我怎么会帮着楚风去害她呢 我慢慢坐了起来,抬起头,说道:“没错,我的确是目睹了那场战斗,但是我事先并不知道那里会发生战斗,我当时也吓坏了,立刻就躲到了路旁,之后我什么也没有干,一直和果儿在一起,她可以证明。” 罗茜冷冷地说道:“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不用你再说了。我想问你的是,在那次战斗的前一天晚上,你在哪儿” 我努力回忆了战斗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好像是去断头巷救了被困在那里的上官燕。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还的确是见了楚风一面。 那天晚上的断头巷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情,我目睹了手捧着白色蜡烛不停行走的白衣女人,最后还险些被墙上伸出来的手给活活掐死。要不是楚风及时出现,我的小命早就交代在那里了。 听罗茜这么问,我才慢慢回想起了当时发生的事情。 我听她的语气,好像是她都知道我的行踪了,只是让我确认一下。于是,我也没有撒谎,把事情如实说了一遍。 罗茜听完我的话,突然变得暴跳如雷,满头黑发顷刻间全都炸了起来,像是一个爆炸的礼花弹,只不过这礼花太过吓人了一点。 她气得嘴唇颤抖着说道:“你再好好想想,你还干了什么事情” 我又仔细想了想,晚上我还和上官燕开了个房,但我可什么事情都没干呀那是因为上官燕重度昏迷,我们实在是没有地方去了,才带着她开了间房。 我虽然不是那种坐怀不乱的人,但也绝对不会趁人之危,我知道冲动的后果是什么,所以我还是非常理智的,不该干的事情绝对不会干。 “我真的没有再干什么了啊”我决定还是不把和上官燕开房的事情说出来了,说出来之后对上官燕也不好,女生最忌讳这种事情了。 罗茜冷哼一声,满头黑发突然从四面八方向我缠绕过来,怒道:“看来我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说实话了。” 我刚才已经尝到她这头发的厉害,打死我也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我估计以后我见到黑头发都会觉得恶心反胃。 眼看着她的头发就要把我缠住了,我咬了咬牙,急忙说道:“慢着我告诉你我说实话,那天晚上我和一个叫上官燕的警察开房去了,但我什么都没有干。我对天发誓” 说完之后,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承认,我说出这些话真的很需要勇气。 与此同时,罗茜的头发也收了回去,她弯下腰,冰冷的手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你确定你那天晚上没有上过别的女人”



百度搜索